從小到大我們一直被要求做乖寶寶、乖學生,最好大家都一輩子照著主流價值觀活到老、乖到老!那麼,為什麼現在卻反過來要「不乖」?
當然,你也可以選擇繼續乖下去,但有太多疑問在等待我們去挖掘,有太多挑戰在考驗我們的應變力,有太多刺激在拓展我們的視野,而「乖」可能會讓你無法適應波動激烈的時代,「乖」可能逼你在遭遇挫折時選擇放棄……這樣的乖,怎麼會有進步的空間?人生怎麼可能獨一無二、精采好玩?
試著用「不乖」的角度想想:為什麼「認真」拚不過「迷戀」?失敗又怎麼會比成功好?為什麼我們總是用「別人的腦袋」,而不是「自己的腦袋」想事情?為什麼「視野」遠比「眼界」更重要?……

讓我們跟著侯文詠一起想想,在一個今日的標準答案很快就會被明日取代的巨變時代中,如何突破那些別人給的標準答案,進而培養出適應變動的競爭力,追求真正屬於自己的答案,並且開創出自己想望的人生!
 
 

小時候上作文課時,老師要我們讀故事寫心得。故事的內容是對日抗戰期間,女童軍送國旗給死守上海四行倉庫的守軍的故事。
照說,這個關於榮譽、愛國、奮不顧身的故事,心得一點也不難寫。
不過那時我故意唱反調,寫了一篇「吐槽」的心得。文章詳細的文字我已經記不太清楚了,大意基本上是:
一、如果不能打勝仗,送國旗也沒用。如果能打勝仗,國旗過幾天再掛也沒關係。
二、如果打敗仗還掛國旗,老百姓會誤以為打勝仗,錯過了逃亡的黃金時機。

還有,
三、國土失掉了,還可以收復,但女童軍命沒了,就無可挽回了。因此還是命比較重要……
我還寫了不少理由,總之,結論就是大唱反調。
可以想像,在那個國家、民族情操重於一切的年代,我被老師約談了。
老師問我:「老師平時對你好不好?」
我說:「好。」
「如果你覺得好的話,聽老師的話,別人怎麼寫,你就怎麼寫。」老師停了一下,又說:「大家會怎麼寫,你知道吧?」
我點點頭。「為什麼?」
「你相信老師,這是為你好,你聽話以後才有前途。」
「噢。」
我相信了老師,從此我的文章分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一種是公開的、「聽話」的文章,像是:作文課的作文、比賽的作文、考試的作文、貼在壁報上的作文。另一種是偷偷摸摸的、「不聽話」的文章,像是:傳小紙條的文章、寫情書的文章、投稿的文章……
一直到了我長大之後,我母親還很喜歡數落我小時候多麼頑皮、多麼不乖的事蹟。當然,四行倉庫的心得事件,也是其中的一件。
對我來說,那些其實只是聽從自己內心的話,或者誠實地說出、做出自己想做的更有趣事情而已。當時我一點也沒想過,那就是所謂的「不乖」。
依照那樣的定義,我這一輩子其實還做了不少「不乖」的事。像是,第一次投稿時沒有郵資,偷爸爸的郵票。像是,為了讓稿子內容更精采,編出許多學校根本沒有發生過的事。為了看電影,偷偷翻牆爬進電影院,被老闆拎著耳朵拉出來……
或者,像是,約會時沒有徵得雅麗小姐的允許,就偷偷地吻她。或在實驗室做研究時,明明大家都覺得異想天開、根本不可行的方法,我硬是要試。或明明大家覺得是沒有機會被接受的期刊,我硬是要投稿。或辭去了醫師的工作,成為一個專職作家,成為一個編劇、廣播主持人、電視連續劇製作人……
回想起來,是這些「不乖」、「不聽話」的作為或決定,一點一滴造就出了今天我的人生非常決定性的部分。
有時候我不免要想,如果我那時候放棄了「不聽話」的文章,只寫「聽話」的文章,或者因為沒有零用錢買郵票,因此放棄投稿,或者先徵詢雅麗小姐同意,才敢吻她……少了這些「不乖」,我的人生會變成什麼呢?
我真的不知道。
我相信,就像我的老師講的一樣,所有要我乖的人幾乎都是很善意地為我好。我也相信,聽話的人的確會有前途。那時候我並不明白,不聽話的人,長大一樣會有前途的——差別只是,聽話的有聽話的前途,不聽話的有不聽話的前途。
回想起來,如果可以的話,我很想讓那個年輕、不乖又有點徬徨的自己,或者像我當年一樣的年輕人知道:
別擔心,只要相信你自己,繼續努力、用力讓自己長大成心中想望的樣子,一切都會很好的。
那時,如果能聽到類似的話,從愛我或為我好的人口中說出來,或許我會少些猶豫,多點堅定與專注吧。
於是,我開始了這本書的書寫。

 
 

 

我有篇文章被收錄進國文教科書裡去了。那年我的孩子正好是第一屆讀到這篇文章的九年級學生。他們班上的同學就對他說:
「你回去問你爸爸,這課到底要考什麼?」
於是兒子跑回來問我。
我不聽還好,一聽了差點沒昏倒。我生平最痛恨考試了,沒想到自己的文章變成了別人考試的題目。我還清楚地記得自己自大學聯考(現在叫指考)之後,第一件是就是把論語、孟子這些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拿去燒掉。
(望著熊熊一陣火,心裡還一陣快意暢然……)
我抓了抓頭,尷尬地說:「我真的不知道學校老師會考什麼耶……」
「可是,」兒子著急地說:「你是作者啊。」
「問題是我當初寫這篇文章的目的,並不是為了讓人拿來當考試題目的啊。」
結果我當然想不出什麼題目來。
後來學校真的以那課的課文為範圍考了一次試。
兒子考完試之後,我突發奇想,請他把考卷拿回來讓我也考一考。
本來不考還好,一考之下我發現我不會寫的題目還真多。我寫完了試卷,兒子對照答案,竟只得到八十七分。兒子用著沉痛的表情告訴我:「爸,你這個成績拿到我們班上大概只能排第十三、四名。」
Q1:到底考了什麼題目,作者自己居然答不出?
Q2:如果所有的人都很「乖」,循規蹈矩地變成了拿高分的考試高手,將來誰來當作者寫文章給人讀呢?

我自己從很小的時候,就發現了只要我寫文章、或者上台說話,很容易就會得到很大的迴響。因此我很喜歡寫作,也很喜歡說話逗大家開心。儘管如此,我從來沒有想過,我將來會變成一個作家。因為在我求學的過程中,考試得到好成績、考進醫學院,變成醫師,是現實世界成功的主流和典範。
我順著那個主流走下去,慢慢也考進了醫學院。我醫學院唸到大三、大四功課最吃力時,我開始迷戀上了電影。
到了大學四年級,我曾經很強烈地想出國去學電影。可是考慮到許多因素,我還是沒敢放棄現實。我告訴自己:既然當導演拍電影不切實際,如果非得做點什麼,讓自己甘心,那就寫寫東西吧。
到了大學五年級時,我天真的告訴當時的女朋友雅麗說「我想寫作」時,雅麗小姐說:「每個想寫作的人都自認為有才華,可是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,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才氣。」
為了證明我可以寫作,我去參加了全國學生文學獎,並且約定,如果我得獎了,她就必須無條件支持我寫作,如果沒有得獎,那麼我會放棄寫作,乖乖做一個醫生,在醫學的領域精進。很幸運地,那次我得了「佳作」。因此,有了機會繼續寫作下去……
Q1:「熱情」一定要向「現實」低頭嗎?
Q2:萬一我沒有得文學獎,沒有實現作家夢,電影就都白看了、文章都白寫了嗎?

我很喜歡Wii Sport裡面一個獨木舟遊戲裡其中的練習程式。這個練習程式讓初學者先設定一個比較簡單的目標,好比:
在三十秒鐘之內,划完九十公尺的航道。
玩家如果在九十秒裡面到達終點,遊戲裡的人就會對你歡呼,並且發出「成功」的訊息!但在下次繼續練習時,「成功」的標準變成了:
在三十秒鐘之內,划完一百一十公尺的航道。
在這樣的情況下,原來九十公尺這個「成功」的標準被提高了。因此,如果實力不跟著提升的話,同樣的成績,在這一次的練習中,很可能就變成「失敗」了。就這樣一次又一次提升練習的難度,依此類推……
我第一次玩獨木舟的練習時,很容易就得到「成功」了。但由於標準的提升,我很快就面臨了「失敗」。但正由於有了「失敗」,我的鬥志又被激發出來,開始花時間研究河道的走向,調整自己的姿勢,慢慢又得到了新的「成功」,然後又是更高標準的「失敗」……
Q1:你玩遊戲的時候,沒過關就關機,還是replay?
Q2:我們追求的是「成功」,但真正刺激、提升我們的,卻是「失敗」?

我小時候電視廣告有種冰箱,號稱配備一種特殊的殺菌燈,在冰箱關門的時候會亮起來自動殺菌。冰箱門打開時,為了避免傷及人體,又自動熄滅了。當時我的鄰居買了一台那樣的冰箱,請大家去參觀。只見他們把冰箱門打開,殺菌燈是熄滅的,冰箱關上之後,那就什麼也看不見了。於是我好奇地問:
「要是那個燈一直都不會亮的話,怎麼辦?」
可想而知,這麼不識相的一問之後,立刻招來許多白眼。
回家之後,我媽罵我:「你幹嘛問那種尷尬的問題?電視廣告上都有啊,打開就熄滅,關上就亮起來。要是殺菌燈不亮的話,廠商哪敢拿來賣你?」
「可是我們又沒有看到。」
「不是說過了嗎?不亮不會拿出來賣你。」
「假設好了,萬一所有的冰箱關上了殺菌燈都會亮,但裡面剛好有一台故障了,被賣到阮媽媽家,我們怎麼知道呢?」
「哪那麼湊巧,壞掉一台,就剛好是隔壁阮媽媽買的那一台?」
「我是說,假設嘛,假設剛好就是阮媽媽家那一台,我們怎麼知道它會不會亮呢?」
「就算不亮有什麼關係呢?」我媽說:「過去全世界人家裡的冰箱也從來沒有殺菌燈啊,就算不亮也不會怎樣,不是嗎?」
Q1:為什麼明明看不到,大家卻都相信?
Q2:猜猜看我後來怎麼證明殺菌燈到底會不會亮?

有次我的小兒子野心大發,跑來問我:「下次考試我想在全校排名進步五十名,你有沒有什麼好方法?」
「你先告訴我,如果要進步五十名,總分大概要進步多少分才行?」
他去查了一下名次表,跑回來跟我說:「總分要進步大概六、七十分才行。」
「好,你去算一下,如果總分要進步六、七十分,你覺得依你的能力,你的各科成績應該各進步多少分,可以達到目標?」
他跑去算了一下,給了我一個各科成績「應進步」的分數表。
「好,把從現在開始,到考試前一天,你想考到『應有』的分數,該花費的時數、以及準備的科目、時間都寫下來。」
他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做計畫表,做完了跑回來告訴我:
「爸爸,依照現在這個樣子,我的準備時間根本不夠。」
「為什麼不夠?」
「就算我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都花三個小時準備考試,這樣也才十五個小時。可是如果週六、週日一天花八個小時唸書,那麼就有十六個小時了。」他說:「我發現我到了禮拜六、禮拜天都在玩,難怪少了一半以上的準備時間。」
「那該怎麼辦?」
「如果要安排足夠的時間唸書的話,我得把時間排進禮拜六、禮拜天才行。」
「這樣行嗎?」
他點點頭說:「為了進步五十名,也只好這樣了。」
Q1:你想做一件事,會不會先構想規劃?
Q2:還是你覺得就算有構想規劃,你好像也很難照著做到,或總是三分鐘熱度?

過去,曾有機會在急診室和一個住院醫師一起值班。那時候他失戀了,心情不好就想抽煙。因為醫院是禁煙的,因此常看到他一個人拿著煙,穿著髒髒舊舊的白袍,蹲在急診室門口抽煙。不難想像,一個穿白袍的醫師,蹲在急診室門口抽煙,樣子有多麼難看。
有一次,急診室接到了一個急救通知,救護車上的病人已經沒有心跳了,幾分鐘之內,救護車就會抵達急診室。等救護車到時,他一馬當先,衝出門口幫忙推送病人進急診室,並且移床,迅速插管,並且當場脫下白袍,跳上病床,為病人做心臟按摩。
沒多久,病人的情況穩定,被送往加護病房之後,他又恢復到那個不怎麼快樂的醫師了。他穿上那件又舊又髒的白袍,往門口邊走邊掏出香煙,點火,蹲回牆角──一切都和幾分鐘前沒有什麼兩樣。
我走過去,也蹲了下來。對他說:「你剛剛的樣子真帥,你自己有沒有注意到?」
他看了我一眼,有點不以為然的樣子說:「別開玩笑了。」
「我說真的啦,你急救時的樣子真的很迷人。你剛剛都在想什麼?」
「沒有啊,」他吐了一口煙,「只想趕快把病人救回來,送到ICU(加護病房)去,就只是這樣而已。」
「你有沒有想過,那個時刻,你其實是很快樂的?」
「快樂?」他想了一下,「可能吧。我現在這個樣子,只要不想自己,不想那個女生,當然很快樂。」
「一輩子如果可以都像剛剛那樣,很好吧?」我問。
「是啦。」他想了一下說:「只是,沒有那麼多需要CPR(心肺復甦術)的人吧?」
「也不一定是CPR啦,我們這個行業就是有這個好處,只要能跳脫自己,幫別人,多少就能感到快樂,不是嗎?」
Q1:什麼東西不會因為自己佔有,別人就會失去?什麼東西因為分享,別人和自己都擁有更多?
Q2:為什麼很多人擁有越多金錢、名氣、權力,反而越來越不快樂?

一九二九年九月,英國聖瑪麗醫院細菌學家弗萊明(Sir Alexander Fleming)在實驗室發現他培養的葡萄球菌被黴菌污染了。通常實驗室培養這些細菌是為了進行各式各樣的實驗,因此好不容易培養出來受到污染,表示實驗進度受到耽誤,這當然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。弗萊明的助手急忙要把受到污染的培養皿裡的細菌拿掉時,弗萊明卻阻止了助理的行動。
弗萊明觀察青黴菌的周圍,發現有一圈空白的區域,區域裡的萄葡球菌完全消失了。他靈機一動,心想:是青黴菌分泌了什麼,把葡萄球菌消滅了嗎?
這個意外的發現,使得弗萊明開始研究青黴菌的分泌物,也因為他這樣的轉念,導致了將來青黴素的出現,不但解救了無數的生命,並且開啟了二十世紀之後抗生素的輝煌燦爛年代。
這個人類醫學史上最重要的發現之一,很可能在弗萊明助理隨手的動作間,就消失殆盡了。從此,數千萬甚至上億人的命運從此必須改變。然而,弗萊明卻在這個看似「失敗」的結果中,用他的想像力,看見了別人沒有看見的可能。
我相信弗萊明實驗室裡的培養皿,一定不是全世界第一個被污染的培養皿。我也相信,儘管弗萊明擁有這個行業應有的「眼界」,「資歷」、「經驗」,可是如果少了最後那樣的想像力,讓他看見了從來沒有被看見的可能,一切仍然還在原點。
這樣的想像力,就是「視野」中,最重要的核心能力了。
Q1:「眼界」和「視野」有何差異?
Q2:怎麼樣才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可能呢?

我在醫院上班時,有一部分工作是末期癌症疼痛控制。曾經有過一段時間,我對於自己無法治療不斷過世的病人感到非常無能為力。情況最糟糕時,我發現自己竟然甚至害怕走進病房去看病人。那樣的感覺持續了好一陣子。我知道自己不太對勁,可是又不清楚到底問題出在哪裡?
有一天,我看了史蒂芬•史匹柏(Steven Allan Spielberg)導演的電影「辛德勒名單」。
電影中有一幕,是德國商人辛德勒跑到火車站,拿著水管對被關在開往集中營火車奡e熱不堪的猶太人沖水的場面。最初,德軍以為辛德勒在戲弄猶太人,都樂觀其成,不過漸漸他們發現了,事情並非如此。
在辛德勒的內心深處,那是一種不忍之心。
辛德勒用他的行動展現出來的是:人內心深處,最終、最底線,能夠相互連結、感受彼此的靈魂。哪怕有那麼多的民族主義偏見以及種族情仇,做為人的連結,使辛德勒不顧一切地拿起了水龍頭,對著即將被火車載往集中營的猶太人噴水沖水。
即使對於猶太人的命運無能為力,即使降溫的效果再短暫,這樣的作為,卻是同為人類最起碼、最退無可退的底限了。
霎時間,一種鋪天蓋地的「人道」精神把我完全震懾住了。
我的眼淚就那樣開始流下來,完全無可抑遏地流個不停,連我自己都被自己嚇到了。
我之所以流淚,一方面被辛德勒感動,另一方面也為自己的退縮感到難過。辛德勒的故事給了我一種啟發,讓我領悟到,哪怕我的病人不久於人世,我也應當竭盡一切地為他們緩解痛苦。
Q1:每個人應該都有看電影看到痛哭的經驗,但你有沒有想過讓你哭泣的真正原因?
Q2:接觸文學、美術、音樂、電影、戲劇、舞蹈可以得到什麼好處呢?

這些思考並沒有標準答案!想知道侯文詠是怎麼用他的腦袋想事情,
就不能錯過侯文詠年度力作《不乖──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》!

 
沒有神的所在
 
靈魂擁抱
 
危險心靈
 
白色巨塔
 
天作不合
 
侯文詠極短篇
 
           
我的天才夢
 
侯文詠短篇小說集
【全新版】
 
親愛的老婆1、2集
【全新合訂版】
 
烏魯木齊大夫說
【全新版】
 

離島醫生
【全新版】

 

大醫院小醫師
【全新版】

 
 
皇冠首頁Copyright © 皇冠文化集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