乞丐囝仔──作者介紹
賴東進,一九九九年全國十大傑出青年。現任中美防火公司廠長兼生產部經理。他出生在乞丐家庭,父親全盲、母親與大弟是重度智障,全家十四口人靠乞討維生。從會走路開始,他就跟著大姊開始乞討,十歲之前全家居無定所、四處流浪,每天過著三餐不繼、餐風露宿的生活,經常以墳墓為家。但他始終未向命運屈服,身為長子,他不但一肩挑起照顧家人的擔子,更努力求學、發憤工作,終於娶妻生子,並能夠安頓一家大小的生活。人生至此,阿進總算苦盡甘來,雖嚐盡了最苦澀的滋味,卻結出最堅實美味的果子。
p01.jpg (9971 bytes)我的故事
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,我站在十大傑出青年頒獎典禮的舞台上,當我的雙手握著主辦單位頒發的金手獎獎座,做了一場長達四十分鐘的演講後,現場立即響起了熱烈的掌聲,長官們甚至起身為我鼓掌。就在那一刻,母親和大弟就坐在來賓席上,我看著台下的他們,突然往事翻湧心頭,想到自己和家人一路艱辛走來,眼淚再也忍不住掉了下來。
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得到獎狀或獎牌了。從小到大,我得過上百張的獎狀,這是『歹命』的孩子力爭上游所能得到的最好的鼓勵,我也衷心感謝所有曾經鼓勵、幫助過我的人。回望過去,這四十年來的一切,就如一幕一幕的電影在我的腦海裡快速閃過;但我的四十年,就像一般人的八十年那麼漫長,每一步都帶著心酸與悲傷,每一步都像是在粗石礫的道路上淌著血匍匐前進。
還好我沒有倒下,還好我堅持到了今天,還好我不曾放棄過人生。
我,賴東進,一九五九年三月二十日出生,父親是個乞丐,母親患有重度心智障礙。『我的家庭真可愛,整潔美滿又安康……』當別的小朋友快樂的唱著這首歌的時候,我內心的感受卻是:『我的家庭真奇怪』。沒錯!正如當年岳父母阻止妻子嫁給我時,不是也曾經對妻子說過:『你要嫁給他?……那是一個全世界最不幸的家庭!』我能說什麼?我的家庭的確如此,父親不但是個乞丐,而且還是個瞎眼的乞丐,母親則是重度的智障加上精神異常,在醫生的診斷書上,她的智商只有五十八。
這是我的成長故事,也是我們全家人互相扶持一路走來的真實血淚記載,我選擇在今天把它成書,為的是紀念這樣的一段歲月。
父親生在台中烏日鄉一個十分窮苦的小村落──前竹村,祖父母都是替人耕田的佃農。父親四歲那年,我的祖父便因病過世,由奶奶獨力撫養三個小孩(包括我父親、伯父和姑姑)。在那個年代,一個守寡的女人生活畢竟不易,況且還要養育三個小孩,於是他們常常過著三餐不繼的日子,不時還遭受人家的欺侮,因此過了三個年頭,奶奶就改嫁到大雅鄉秀山村了。而沒有隨著奶奶嫁過去的伯父、姑姑和我父親便在烏日鄉靠著牽牛、幫傭、畜牧自立謀生。父親十七歲那年,奶奶也過世了,世上除了兄姐再沒有親人。可是命運並沒有就此放過他,兩年後,他的眼睛突然發病,而當時伯父和姑姑已經各自結婚成家,家境也都很困苦,誰也沒辦法去照顧到這個弟弟,再加上醫藥又不發達,父親的雙眼竟然就這樣瞎了。怪的是,十幾年後,伯父和姑姑也都相繼全盲,這是因為傳說中祖墳的風水不好?還是有其他遺傳性的疾病?誰也無法探究。總之,父親二十二歲那年瞎了雙眼,從此他便開始四處流浪的生涯,靠著替人算命、按摩,掙錢養活自己。由於生意不好,大多數的時候,他都在菜市場或夜市口,彈著月琴向人乞討。就這樣,一根柺杖、一個破碗,再加上一把月琴,父親以天地為家,走到哪裡睡到哪裡。父親心裡想些什麼,我從不明白,或許行乞流浪的日子對於雙眼全瞎的他,也有某種滿足吧!
四處流浪到了三十二歲,有一日父親走著走著來到彰化二林鎮元斗里ST過溝這地方,在一處樹蔭底下正想歇歇腿休息,才剛坐下,便聽到一旁有人呻吟的聲音。父親雖然看不見,但是一聽,知道是一個年輕女孩,女孩的聲音聽來十分痛苦,父親心想:莫非她是生病了?他摸索著上前,想問問女孩怎麼回事,可是女孩卻絲毫不予理會。父親問不出結果,而在那個狀況下,他又不能丟下女孩不管,只好坐在地上陪著她。
不知坐了多久,剛好有村人走過,看到女孩倒地呻吟,長長的嘆了一口氣。村人告訴父親,『說來真正可憐,這女孩的家在員林,但是家境不好,一出生就送給了二林鎮元斗里的曾家當養女。更可憐的是,曾家發現她天生便是個癡呆、又患有羊癇瘋,別說醫藥費,她的養父母就連管也管不了她哩,乾脆就放任她四處遊蕩自生自滅,也不管她吃、也不管她住,反正女孩餓了便抓蟲、草果腹,累了便倒地就睡,病了也就只能像這樣痛苦呻吟了。』村人說著嘆了一口氣,搖著頭離去。
父親心想:同是天涯淪落人啊!他沒有父母,而女孩也被養父母拋棄,世界上的可憐人怎麼這麼多呢?自己雖然瞎了,但至少四肢健全,還能行乞,雖然常挨餓,總是一息尚存;可是,今天他若狠心離去,也不知這可憐的女孩還能不能活到明天?這樣想著,父親便決定要將女孩帶回烏日鄉前竹村治病。
就這樣他們做了夫妻。
在那個年代,也沒有所謂什麼『婚禮』,兩個人『鬥陣』就是夫妻了。這個重度癡呆的女孩就是我的母親。父親日後提起這段往事時,常常說母親是被他『撿』回來的,這樣說或許也沒錯,那一年父親三十二歲,母親十三歲,兩個人相差了十九歲,真的像撿到了一個小孩。
俗語說:『龍交龍,鳳交鳳,隱龜交戇憨(駝背的人交癡呆的人)。』不知道該說這是上天善意的安排?還是祂惡意的捉弄?  

摘自【乞丐囝仔】─我的故事

乞丐囝仔內容簡介:

如果你問我做乞丐的滋味,cover01.jpg (16298 bytes)
我會說那是你嚐過人間最苦澀的淚水……


『七歲那一年夏天,有一天颱風在清晨登陸,風雨一直到了傍晚都還不停,連著兩餐都沒有進食,媽媽和弟妹們早已因為耐不住飢餓而哭鬧起來,身為長子,我奮不顧身的站起來,決定冒著風雨出去討飯。村莊的道路上瓦片、樹枝四處飛散,住戶的門窗都緊閉著。我只得硬著頭皮一家一家去敲門……』
他在暴雨裡行乞、在寒夜裡行乞,不求溫飽,
只求一家十四口可以活下去,活著看見明天的太陽,
多少次因為要不到飯,他甚至去偷吃人家餵狗的飯、喝水溝裡的水……

『因為上課佔據了一天大部分的時間,所以晚上行乞就要更加努力……車站前、夜市裡,爸爸彈著月琴,邊奏邊唱,我就跪在地上一面不停地向人磕頭,一面藉著微弱的路燈餘光寫功課。』
小學六年他一共拿了八十幾張獎狀,
從大小考試、模範生,到美術、書法、田徑比賽……他樣樣第一,
獎狀,這是『歹命』孩子可以勇敢活下去的唯一力量,
也是他對十三歲就賣身火坑的姊姊唯一的報答。

只是,他的一張獎狀不如行乞來的一頓飯,
他的榮耀比不上找一個能為全家遮風避雨的地方。
他要照顧弟妺、要幫智障的母親處理月經,
他消沉過、放棄過、自殺過,
但是所有想打倒他的都使他更為堅強!
數十年來,他每天只睡三、四個小時,
只為了想證明,再不幸的人,只要肯努力,一樣可以出人頭地!

上一頁下一頁  ──乞丐囝仔